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
月更随缘,欢迎尬聊。

【枪弓】碎片爱情(中)

时间旅行者的丈夫paro

ooc严重




04

Emiya落在男孩身边的时候,对方正坐在一棵高大的橡树下,摆弄着他的积木。

 

对于库丘林来说,这是他与Emiya的第二次见面,两次见面之间仅仅间隔一个多月。但对于Emiya而言,上一次见面已经被翻折在十八个月以来无数乱七八糟的时空旅行中了。

 

如果说那时他与库丘林刚刚结婚,对于在时空旅行中遇到自己年幼的爱人这一点还做不到得心应手。那么在此后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中,他已经能够熟练地运用与不同年龄的库丘林相处的办法了。

 

在看到那张熟悉但稚嫩的面孔的时候,Emiya就意识到这大概是他遇到的那类归属为“最年幼的库丘林”时期中的某一个,与库丘林第一次见他的时间都并未相差过远。他思索自己应该如何与对方打招呼,他甚至怀疑对方并不记得他,一切都是可能的。

 

然而在他来得及说点什么之前,男孩就已经看到了他。

“嗨,你来啦!”他冲Emiya挥了挥手。

 

“你在等我吗?”Emiya好奇地问,他略微松了口气,开始猜测这是他们的第几次见面,男孩对待他的方式远比他想的要更为亲密和自然,他接过男孩递给他的衣服:“谢谢你,瑟坦达。”

这样的场景真是相当的,超乎预期。

 

“我只是需要确认一下,我没有在做梦。”库丘林说,他显然对现在的结果很满意:“迪卢说你是我幻想出来的,但是你是真实存在的,对吗?虽然你会突然出现和消失什么的......你是什么小妖精吗?”

 

这是......第二次见面?Emiya惊讶地挑起眉来。

'他甚至认为我不是真的'他带着笑意地想。

 

“我是真实存在的。”Emiya向他保证:“但我不是什么小妖精,我是一个时间旅行者。”

 

男孩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介于困惑与失望的表情:“我还以为你是我召唤出来的那种能帮我实现愿望的小妖精。你说的那个是什么?”他似乎尝试说“时间旅行者”这个词,但没能真的把它弄明白。

 

Emiya内心的笑意始终存在,男孩的想象力丰富得可爱。他联想起他那把“魔枪”,把笑意扩展到了脸上:“你是一个战士,瑟坦达,你不能召唤出一个小妖精。”

 

“我当然可以。”库丘林扮了个鬼脸,一本正经地说:“我是一个战士,我还是一个德鲁伊,有着强大法力的那种,我可以召唤一个小妖精。”

 

 

 

他们并肩坐回了橡树下,库丘林开始用黏土在石板上画奇奇怪怪的魔法阵。他再次要求了Emiya解释他“时间旅行者”的身份。

 

“你会飞吗?就是用很快的速度从另一个地方飞过来那样。”

 

“也可以这么说,我本来在一个离这里很远的地方,但不超过一分钟,我就到这里了。”

 

“很远吗?比从爱尔兰到威尔士还远吗?”

 

“嗯...我想是的,比从南极到北极还要远。”

 

“哇,那可真酷!”

 

“你以后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这样不好玩吗?”

 

“就像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来一样,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离开,所以这样不好玩。”

 

“......确实呀,那样就没法一起玩了。”

 

库丘林皱着眉开始思索,忽得眼神一亮。他又涂改了几笔,把石板举到Emiya面前:“看,这是卢恩符文,有了这个法阵,你就可以留在这和我一起玩了。”

 

Emiya没忍住摸了摸他的头,换来了抱怨又开心的咕哝。

“当然,我相信你。我们一起玩。”他微笑着回答。

 

在内心深处,他真诚地祈祷这美好的一刻结束地再晚一些。

 

 

 

05

“你辞了工作?”Emiya紧盯着他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翻着一本杂志的丈夫。

 

库丘林随意地点了点头,目光没有从杂志上移开。

 

“你为什么这么做?”Emiya说,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这不妥当,他本不应该这样蛮横又无礼地质问对方,即便他们合法共享同一张床。何况他只是真的担心是否在库丘林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毕竟理论上,他不知道的事多到可以写满一本日记本。

 

于是他皱紧了眉头,不知道该怎么挽回这个刚刚开启的对话。

 

然而库丘林没有大发雷霆或与他争锋相对地吵吵闹闹,虽然在他们,或者说在他初识库丘林的时候,他们一直持续着这样的相处模式,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从他们结婚起,又或许是从他更频繁地回到过去认识年幼的库丘林起,总而言之,他们的相处模式似乎潜移默化地产生了一点点改变。

 

“我只是厌倦了当个警察,却远离各式大案,每天只能处理些鸡毛小事,还不如做点别的。”库丘林平和地说。

 

“你马上就能升到警官了,拥有独立小组,必要的坚持是值得的。”Emiya一直紧绷的肩膀放松了,他的脸上还有疑惑,但至少没有任何责难或感到被责难的意味。

 

库丘林笑了笑,他笑起来总是像太阳升起一样猝然迸发出无限的光芒与暖意。“我马上会有一份新工作,教小孩子格斗一类的,比这个更好。”

 

Emiya看着他,确定他说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他知道库丘林比他表现出来的要更喜欢小孩子,也知道他有足够的耐心和宽容去对付他们。他总是比他惯常喜欢伪装出来的样子要更温柔,如果他愿意,这份工作的确会更好:安全、平和、温暖。

 

他试图用这些理由迫使自己接受库丘林的解释,但内心深处却有某种狂躁又愤怒的忧虑感告诉他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督促他苦思冥想想要弄明白这种不对劲的地方到底在何处。

 

有那么一瞬Emiya感到答案几乎就在嘴边,一句话脱口而出:“你是一个战士,瑟坦达。”

他为自己说的话愣在了原地。

 

库丘林看着他的眼神意味深长,他起身把杂志放回到书架上。

“我是一个战士,也是一个德鲁伊。”他狡黠地说:“你刚刚遇到了六岁的我吗?”

 

Emiya感觉到他的脸烧了起来,然而库丘林没有给他思考的空间,即便他知道他在曲解他的意思,在逃避回答他的问题和解释他的真实意图,他也毫无办法。现在他逼近他,把胳膊环在他的腰上,在他的耳边低语:“六岁的我许下了一个愿望,想要召唤出一个可以一直陪我玩的小妖精,然后你出现了,突然的,毫无预兆,这真的是上天的恩赐。”这种缓慢又低沉的语调,让Emiya毫无预警地僵在了原地,他听见库丘林继续说:“你出现了,就在那里,又好看又温柔,所以我绝对不会忘记你,所以我问你'是你吗?我的小妖精。'”

 

Emiya轻轻挣了挣,库丘林的手就从他的腰上滑了下去,他后退一步,试图把这凝固的空间撕裂开。Emiya叹了口气,他的睫毛垂下来拒绝凝视那对红玉般的眼眸:“我没有实现你的愿望。我离开了。”他在内心补充:一直在离开。

 

说出这句话就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但又让他避免了挣扎着自欺欺人的盲目。这是事实,而他终于敢承认了。一直以来这都不公平,这是一个莫比乌斯环,他离开库丘林,遇到过去的库丘林,然后促使这个人最终会爱上他,而爱上他的结果,就是无尽的等待和每一次目送他离开。

这一直以来都不公平。

 

然而库丘林捧住了他的脸,逼迫他把视线移回他脸上:“虽然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但是老子知道,不管你离开多少次,最终都是为了回到老子身边。这就够了,Emiya。”

'好久没听到他用这个自称了啊。'Emiya想,他伸手抱住了库丘林。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