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月更随缘。不混圈也没能力出本,欢迎尬聊。

【枪弓】卧底

警告:

卧底汪x特工茶(双特工)

重温FSN这两的打戏太有张力了啊啊啊啊忍不住又手痒写了个乱七八糟的玩意。

注意设定是L汪=B汪,事实是同一个人因为自身经历性格外貌发生了改变。

大撒狗血。






01

Emiya熟悉自己的身体,熟悉到每一块肌肉,每一寸骨节。正因为这种熟悉,他清晰地掌握着自己的动作,把力量与韧性渗透在这一块块肌肉,一寸寸骨节中,将自己的身体利用到极致,发挥它所能发挥的最大效用。

就好比现在,他的瞳孔仅收缩了一瞬,腰部、腹部、腿部的肌肉群牵拉住脊骨、盆骨、髋骨与腿骨,身体就柔软又利落地向后弯折成了几近九十度。那瞳孔收缩时闪现的倒不是惊讶或是害怕,反倒带了点羞赧的愤怒,紧紧追随着那杆贴着他胸膛穿刺入空气的长枪。

持枪的人动作落空,反应却丝毫不慢,收枪悬身,长腿一抬,朝着他踹了过来。Emiya面色不变,就势顺着那力道,放任自己几个后翻,远远地飞了出去。

他身在半空,也不忘瞄准、射击,堪堪避过人群中那个握着红色长枪的身影,子弹边缘的高温烧断了对方一缕蓝色长发,击中了角落里正瞄准Emiya的狙击手。







02

库丘林眉角上挑,眼里闪过了一丝无奈,嘴上倒得意洋洋地冲Emiya露了个笑。这笑容旁人看来是挑衅,唯有Emiya从那挑衅中又看出了别的含义,耳根子一下烧得通红。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他更了解他的身体,那个人一定是库丘林。

库丘林那双修长漂亮的手,曾顺着他的脊骨一节一节向下按,从颈曲处到尾椎,分毫都不放过。库丘林那上扬带笑的唇,曾细细密密地吻遍他的腰腹,连那双结实的长腿,都被满满红痕覆盖。

他肆意摆弄他的时候,就清楚他的所有坚硬与柔软。

这就是Emiya此刻从那双眼睛里读出的,库丘林知晓他能避开,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的身体属于他,他对它了如指掌。这胜券在握的自以为是,纵然是出于信任,Emiya也不想承认自己幼稚得恼羞成怒,给这家伙施以恶作剧般的小小报复。

被这人光明正大地送出包围圈,就再没有回去的道理,他纵然近战身手了得,可此刻双拳难敌四手,也是没有把握全身而退的,既然又欠了这家伙一次,不如就多帮他一个忙。

他扬手,“嘭”地一声枪响,远处蓝色长发的身影应声倒地。





03

外头房卡在门上刷过的声音响起,Emiya就警觉地藏到了门后的死角。他屏住呼吸没动弹,只等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偏偏这门开得极慢,门外的人手脚利落地闪进门来,似乎对Emiya的位置早有所知,笔直地伸手过来,把Emiya箍到了怀里。

这一下电光火石,直到那熟悉的温度渗进他的皮肤,Emiya才收回后顶的手肘,一脚踹上了门,收脚时又重重落在身后人的脚上,满意地听到库丘林疼得倒吸了口气。

Emiya虽然知道对方枪林弹雨里来去,这点疼哼成这样不过是做出样子来在他面前卖乖,但一想起上次见面时那颗子弹,可是毫不留情地射入对方的胸膛,差之毫厘就回天无力。

库丘林有多了解他,他也就有多了解对方。但生死关头就是再自信,还是忍不住担忧与心疼。Emiya最终还是放松身体任由对方把他转了个身抵在门上,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在他的脖颈上舔吻啃咬。

那犬齿摩擦地他皮肤又疼又痒,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烧遍了全身,Emiya心中嗤笑,这家伙哪是像只狗,本来就是。他被拱得手脚发软,声音都变了调:“蠢狗,要闹腾也不是现在,先把正事解决。”

库丘林却没听他的,伸手就扯Emiya的腰带,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04

库丘林的唇角带着笑,低头看Emiya。

Emiya看着他胸膛上那个已经结痂的弹痕,眉头不自然地皱了皱。

倒是库丘林见他如此,厚着脸皮凑上来,在他耳边低语:“还有两个月,就可以收工了,老子实在是太想你了,Emiya。”

Emiya没把他推开,把眼睛转回那张由白皙变为深棕色的脸,红瞳下的脸颊上是对称的双菱形纹路。

半年前,他完成了计划的最后一步,亲手把这人送到了教父的身边,而库丘林不负众望,一步步掌控了黑手党的势力,获得了“狂王”的名号。

库丘林的身上那股肆无忌惮的阳光与飞扬被血腥味取代,连那双眼睛没有注视他的时候,都会被冰冷与漠然覆盖。

他们的任务是渗透入黑手党,一网打尽,但作为卧底的库丘林为了博得信任,手下的无数罪孽又由谁来承担?

库丘林见Emiya愣愣地没有搭话,温柔地吻了吻他的眼睑:“累了就睡,老子还在这呢。”

那双眼睛乖巧地合上,良久又睁开了。

Emiya盯着熟睡的库丘林看了半响,最终又缓缓合上了眼。

即便是命令,他现在不会,两个月后也不会,用他的枪,再一次把子弹打入这胸膛。

他没有注意到,对方无声地露出一个笑来,把他搂得更紧了。







评论(1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