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月更随缘。不混圈也没能力出本,欢迎尬聊。

【枪弓】关底boss和support从者

奇怪的脑洞,越写越不知道在写什么,粗制滥造的产物。(捂脸)

没有狂王弓,大概狂汪和茶是朋友系列




01

库丘林打开房门,远远地看见一片红色的衣角一闪而过。那衣角刚巧在走廊尽头轻轻一摆,转而消失在拐角处。他心里一急,下意识地追了上去,脚下生风,猛地拐过弯,却没看见一个人影。

墙上的挂钟正无辜地指向七点,整条走廊静悄悄地没有一丁点声响。库丘林迷茫地揉了揉眼睛。他脑子里诡异地冒出了一副画面:那个红色的弓兵脑袋上的白色兔耳晃了晃,挺拔的身材上绷着一套黑色燕尾服,正急匆匆地冲向一个兔子洞。

而他自己,傻乎乎地追在兔子身后……哦,不,等等。他的想象猛地到此打住了。该死的,老子又不是见鬼的爱丽丝,这个角色还是留给梅林吧。库丘林嘟囔着转过身去,一定是睡迷糊了,连眼神都不好使了。如果那家伙真的在这,怎么会追不上呢?





02 

八点的时候,库丘林坐在迦勒底餐厅的圆桌边,菜单放在左手边。他装模作样地翻了翻,就好似原封不动地合上了,末尾还在页脚压了压,妄图将对这本古董一般的纸质册子的危害降到最低。

“我要三文鱼配味增汤,米饭多加一点酱汁,多谢了。”他几乎没怎么考虑,就转身对布狄卡说。

坐在桌子对面的立香把眼睛从报纸上方探出来,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布狄卡的脸色有些古怪,她叹了口气:“真是抱歉啊,库丘林先生,我只擅长凯尔特料理呢。早餐是无法提供日料的。”

“什么,今天那家伙轮休吗?”库丘林疑惑地说:“啊,不好意思,那还是请费神为我准备一份凯尔特料理吧。”

立香几乎可以看见库丘林背后摇摆的尾巴就像枯萎的狗尾巴草一样蔫了下去。不过他对此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是眼神更加忧郁了。







03

库丘林遇到Alter的他自己时,时针大约已经跳到了九点。他凑过去在对方身边坐下了,一转头看见狂王的兜帽上有一个小小的气泡,上面若隐若现闪着几个字。

“你的帽子上有东西粘住了,我帮你把它拿下来。”库丘林严肃地说,伸手去触碰那个气泡。还没等他碰到,那气泡就“啪”地一声破了,又颤巍巍地在帽子另一侧钻了出来。

库丘林瞪圆了眼睛,不甘心地绕到另一侧去抓那气泡。果然又落了空,他气得跳脚,不知为何却不愿放弃,一定要看到那气泡上的字不可。

Alter没动弹,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收回视线闭目养神。

立香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库丘林一巴掌拍在狂王的脑袋上,让对方再一次睁眼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皮跳了跳,没搭理库丘林,通知所有人半个小时后要开始修炼场。

库丘林拖拖拉拉地走回枪兵阵容里,一边挨着迪卢木多,一边挨着迦尔纳。

迪卢木多温和地给了他一个微笑:“今天到我们了,加油,前辈。”

库丘林皱着眉看他,琢磨他这话什么意思,“今天到我们”听起来像什么危险事件的前奏一样。还没等他说点什么,迦尔纳就冷不丁地开口:“今天是星期一。”

修炼场,星期一?

哦,对了,弓阶修炼场。

立香把他们三个编进队里,还带上了alter和埃尔梅罗二世,玛修和立香走在一起,两个人只差没有手拉着手。

库丘林跟在迦尔纳身后,目光飘忽地落在了迦尔纳身后那团毛领子上。见鬼了,那里有一个和他在Alter兜帽上看见的一模一样的气泡在闪烁着。

库丘林又仔细地看了看,好像也不是一模一样,这个气泡比Alter的那个小一些,颜色也不是亮红色,而是一种灰扑扑的颜色。

他试探性地伸手往迦尔纳的毛领子上抓了一把,差点把迦尔纳拽了个趔趄,而那个气泡,以不输给Alter的气泡的灵活性,躲开了库丘林的手掌。

库丘林顶着迦尔纳疑惑的眼神道了个歉,福至心灵地在自己领口背后摸了摸,这一次,他终于从自己的发绳上,摘下了一个灰扑扑的小气泡。

那个小气泡软绵绵地趴在他手心里,一点重量都没有。上头端端正正印着几个字母——“SUPPORT”。






04

“哟,Emiya,今天是你轮值啊!老子差点忘了呢,难怪一直没见你。”

对面的黑衣弓兵只是个一破,刘海垂下来搭在脑门上,他没回答库丘林,但回合一到,操着双刀就冲上来给了他两发攻击。吉尔伽美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懒洋洋地给他加了个攻击,目睹Emiya硬生生把血条打下去一半多。

“你何必这么对蠢狗。”吉尔伽美什说,他的目光从迦尔纳移到迪卢木多,最后又嫌弃地锁定了库丘林。

“与其留给你,不如我现在就解决他。”Emiya倒是很平静。立香果断给库丘林加了np,然后三绿原谅,捅了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骂骂咧咧地抢了Emiya的回合,毫不犹豫地谋杀了库丘林,然后才愉悦地转向Emiya:“蠢狗每周盼着和你说那么两句话都盼疯了,毫不手软啊,赝品商。”

Emiya没回答他,围观新上场的Alter带了满破宝石翁,捅死了吉尔伽美什。内心破天荒有了点小愉悦,即便和金色的弓兵同阵营,果然还是看见他挂了比较好。

他给自己加了闪避技能,打算再多拖一个回合,就听见Alter靠近他时低声说:“下一次,还是请多和他说两句话吧。”





05

午饭时间是十二点。库丘林坐在老位置上,仔仔细细地翻着菜单,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没有日料。

这一次坐在他对面的是Alter。

“我要和早饭一样的吧,谢谢。”库丘林最后说。

Alter摇头拒绝了布狄卡的好意,表示自己很快就会离开。

“我也不是不知道,上次见到他是去你家support的时候。”库丘林突然开口:“你回去是可以吃到那家伙做的饭菜的对吧?换作是我,也不会想要留在这里吃。”

Alter没有说话,倒是显得默认了库丘林的话。

“即使再怎么装疯卖傻,也知道这里没有他的。”库丘林耸了耸肩:“老让Master这么担心可不行啊。”

“其实你也没有错,”Alter打断了他的话:“就算每周一在修炼场碰到的,不是真正的他,那也是继承了他的所有数值和部分情感的分身。”

库丘林愣了一下,没有明白Alter的意思。

狂王冲他露了个呲牙的笑:“很快,你就能见到他的。”




























评论(1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