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月更随缘。不混圈也没能力出本,欢迎尬聊。

【枪弓】碎片爱情(下)

时空旅行者的丈夫au

ooc!!




06

罗曼自诩是一位好医生,他或许医术不顶顶高明,但相当有耐心,有爱心还有责任心,而且具备成为一位出类拔萃的医生所需要的不少特质——他知道不少一个普通医生所不能知晓的东西,也相信不少一个普通医生所无法相信的东西。这些特质并不能被简单地加以解释,也不能说清它们是如何自医生身上诞生的,但总而言之,这条条列列加起来,导致罗马尼•阿基曼成为一位非常特殊的医生,也因此拥有了一些相当特殊的患者。

而这些人中不能说得上最麻烦,但绝对让人对他的固执头疼脑热的一个,此刻就出现在罗曼医生的桌前。如果罗曼事先知道今天他将会被迫陷入如此境遇的话,他一定会委托玛修在这间小办公室外挂上歇业的牌子,收拾行李一股脑离开这一堆麻烦事,逃到海边享受甜品与夏日。

Emiya抿了抿唇,钢灰色的眼眸紧随着医生躲闪的目光移动。他说得已经够多了,再开口也不能起到别的效果,他只能把选择权交到医生手上。然而在他内心深处,他并未真正把这选择看作属于医生,大概他一贯长于为他人做决定,倘若这决定再牵扯到他自己,就越发显得独断专行了。与其说是等待决定,倒不如说是等待一个答案,那唯一一个能够得到他的认可的答案。在得到这个答案之前,他将会锲而不舍地努力下去。

现在,他用沉默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这种沉默显得格外压抑,医生近乎坐卧不安地东张西望,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隔间里的女助理。玛修充满歉意地看了医生一眼,就把脑袋缩回到一本厚厚的大书后面,一言不发。

罗曼医生叹了口气,终于放弃了这种无意义地回避,他挠了挠头,有些为难,咬牙打算和这位固执的患者讲讲道理:“我想……Emiya先生,这是您一个人的主意吧?”

Emiya皱起眉头来看着他。医生飞快地移开了视线:“我恐怕无法答应您的要求,这不合情理,甚至是违背法律的,我是一名医生,不能作出这样的承诺,否则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伤害别人。”

Emiya平静地看着他:“医生,您对我的病情有多少研究了?”

罗曼医生没接上话来,一股沮丧包围了他。Emiya继续说了下去:“这不是您的错,您的确是位优秀的医者。但是这世界上有两样事情是无法跨越的,那就是时间和距离,连死亡也不能比肩。”

这番话如果是别人说出来,可能会显得滑稽可笑。因为曾有另一个人作出宣言,距离和时间将会向他的坚韧屈服。可这番话由面前的这个男人说出来,罗曼医生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跨越时间是禁忌,而不同的时空间的距离是无限。这是错误,是荒谬,是一切宿命的源头,纵然不是悲剧,也终将以悲剧结局。罗曼医生思索起他的患者这突如其来的拜访,一丝不安忽然闪烁了起来。

“Emiya先生,”他沉吟着说:“作为当事人之一的你应该明白,有的事情并非你抽身而去就能改变。因为你本身已深陷其中,无法抽身。”他为自己即将说出来的话小小地尴尬了一瞬,又坦然说了下去:“库丘林先生的命运与你纠缠不休,这就像莫比乌斯环,找不到开头,也找不到结束。”

Emiya对于他这段神棍般的演说无动于衷:“如果我说,我找到了结局所在呢?您能否考虑,答应我的请求。”




07

Emiya坐在公园长椅上,远远地注视着一对父子。黑发的父亲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注视着年幼的橙发孩童在草地上欢快地跑动。黑发的男人感知到他的视线,回过头来。

Emiya低下头去,假装正在阅读自己手里的那本半旧的杂志。他感到那个男人收回视线,就又抬起头,小心而又近乎贪婪地凝望着那个黑发男人的身影。

切嗣……老爹,这个陌生的称呼苦涩地从他心里冒了出来,温暖过后,就剩下空洞与不知所措。不同于库丘林,他上一次与切嗣说话,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自他六岁起,自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卫宫切嗣这个男人起,足有二十六年了。他曾在无数个地铁口与卫宫切嗣擦肩而过,在无数间餐厅于邻座偷偷打量对方,在无数夜晚远远眺望那座卫宫家的老宅……

卫宫切嗣回过头来,这一次Emiya没有来得及躲,被对方抓了个正着。他僵硬着身体坐在原位,看到卫宫切嗣蹲下身和孩子说了几句话,就慢慢向着他走了过来。

“说吧,跟着我们干什么?”卫宫切嗣在Emiya身边坐了下来。他黑色的眸子暗沉沉的,没有光亮,身上没有穿那件黑色的长风衣,简洁的家居风格稍微柔和了一点这个男人身上的疲惫与冷漠,不是显得那么死气沉沉了。

“对不起先生,”Emiya说:“那是您的儿子吗?看到您对他的样子,让我想到了我的父亲,一时出神,真是抱歉。”再年轻些的他,一定会在切嗣面前手忙脚乱,但是现在的他就不见得了,他很好地压抑住了内心的恐慌与焦虑,回答地像一个友善地陌生人。

切嗣古怪地看了看Emiya,又看了看远方玩耍的男孩,终于还是顺着Emiya的话说了下去:“不错,那是我的儿子,今年才四岁。”

Emiya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有落泪的冲动是多久以前,但他被切嗣语调中那股警告和维护的意味击溃了。他明白自己的行为在他人眼里有多么难以理解,更明白曾经是杀手的切嗣疑心有多重。切嗣选择顺从与Emiya的对话,更多的是顾及他的儿子,选择了退让与保护。

Emiya明白他在嫉妒,嫉妒那个幼小无知的他自己。嫉妒那个还没有失去切嗣的他自己。

“您这样疼爱他,他真是无比幸福。”Emiya说,他没等切嗣回答,就絮絮叨叨地讲了起来。面前的男人不知道他是谁,可是他不想放过这个倾诉的机会,错过这一次,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和这个男人对话。

他从记忆深处挑了几桩趣事,慢慢地说,虚虚实实地讲述切嗣带他到河边散步、去庙会、教他练弓……

切嗣静静地听,紧绷的肩膀最终还是在这个年轻人面前稍微放松了些。Emiya约莫讲了一刻钟,声音沉了下去:“您微笑的样子,和我的父亲一模一样。”他最后说。

他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口,那些话不能说,说了切嗣也不会信。在他刚刚发觉自己的时空旅行能力时,他曾有无数次祈求能够回到六岁那年,在那一天阻止切嗣出门,阻止那一场或者是意外,或者是谋杀的事故,即便是自己无力阻止,也至少应该让切嗣知晓危险所在,有所应对。但是命运诅咒他,不愿让他如愿以偿,十岁的他有一次回到了切嗣出事的前一天,付出了千百倍的努力,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就此发生。

他过去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却已经知道:过去的他见到切嗣死去,未来的他就永远无法拯救切嗣。就像他和库丘林之间一样,不管他们谁先遇到对方,在见面的那一刻,所有一切就会无止无尽。而他给库丘林带来的伤害,也将无穷无尽。要斩断结局,就必须从一切的开始结束。

等到他的话音落了,切嗣才掐灭了手里的烟,目光落在Emiya的身上。他一向无神的眼睛注视着Emiya,锐利地让Emiya竟然有种被穿透的感觉。

切嗣露出了一个微笑:“您说得,是这样的微笑吗?”

Emiya吃了一惊,切嗣收敛了表情,又回到了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他拍了拍Emiya的肩膀。“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他说:“但是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尤其是你的眼神……我每天都会在镜子里看见这样的眼神。”

切嗣叹了口气:“你如此年轻,为何会有这种将死之人的眼神呢?”他沉默了半晌,似乎是在组织语言,不再去看Emiya。

Emiya脑海里一片空白:“您是说,将死之人?”

他这话说得不明不白,但切嗣却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人当然都会死,有些话本不该跟你说,也许你太让我熟悉了,现在也忍不住多说两句。我身体亏损太多,的确已经是将死之人了。”切嗣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完全没在意Emiya的反应:“你的父亲如此爱你,我也是一位父亲,爱着自己的儿子。收起你的想法吧,别打士郎的主意。”

切嗣说完这句话,起身离开了长椅,向着那片草坪走去,张开双臂接住了向他跑来的孩子。





08

“路上小心啊,小不点们!”库丘林把一群孩子送走,收拾好器材,检查了门窗后,离开了道场。

迪卢木多和那个金皮卡走了。走之前还颇有些忧心忡忡,吉尔伽美什一再催促,最后拉过欲言又止的他兴高采烈地约会去了。

库丘林把兜帽拉起来遮住脑袋,手揣在口袋里,勉勉强强把自己和飘飘忽忽的雪片隔绝开来。他走在映着昏黄灯光的街道上,目不斜视地路过一家家播着圣诞赞歌的店铺。

他知道迪卢木多想说什么:是否要和他们一起用餐?毕竟没人想孤零零过一个圣诞节是吧?但他可不想当电灯泡,更不乐意和吉尔伽美什一起过圣诞。

他知道Emiya没有回来,事实上Emiya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库丘林不知道Emiya现在和谁呆在一起,是哪个不知年龄的他自己?还是Emiya的老爹切嗣?

他从未怀疑过Emiya对他的爱,因为他们两个都明白,Emiya只会在他爱的人身边出现。

但是现在有一个可怕的想法折磨着他,他不敢去想,如果Emiya已经回来了,却没有回家呢?

库丘林轻手轻脚推开大门的时候,屋内一片寂静。他摸黑到厨房倒了一杯凉水,草草润了润喉,接着冲了个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他昨天就准备好了圣诞的食材,把冰箱塞得满满当当。虽然现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但是他依然把食材一一处理好,火鸡塞进烤箱,做了一顿两人份的晚餐。

Emiya离开的次数越来越多,他从一无所知到一点一点磕磕巴巴练习厨艺,虽然离料理达人还远,但也称得上小有所成。

库丘林摆好餐盘,边吃边对着对面的位置讲述他一天的经历。吃完也没有多犹豫,收洗好碗筷把房间打扫干净。

迪卢木多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作为库丘林的表弟,他私心里有一句话想对Emiya说,如果Emiya能看见他不在时的库丘林的样子,就会明白库丘林有多爱他,直到把自己活成了他的样子。

库丘林记住了Emiya摆放每一样东西时的位置,记得他对每一本书排列的顺序,他把被子的形状叠地和Emiya分毫不差……把每一丝这栋房子里另一位主人的痕迹保留地完完整整。

他做完一切,回到客厅里,把一个小木盒郑重其事地放在餐桌上。木盒上别了一张小卡片,龙飞凤舞地写了一句“To Emiya”。

“圣诞快乐,Emiya。”库丘林说,他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小木盒,关上了卧室的门。



Emiya打开那个小木盒的时候,时针已经跳到了一点,他没有开灯,只点了一截蜡烛,借着暗淡的灯光看到小木盒里那沓厚厚的信封。他伸手把他们取出来,一封一封读了起来。

他读得很慢,一个词一个词地看过去,那些词混着这一天他看到的一点一滴刺进他的心里。最后一封信看到结尾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把他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

“这些信我攒了很久。”库丘林在他身后慢慢地说,Emiya没有回头,库丘林也没有在意:“我想告诉你所有我觉得有趣的故事,想和你分享我的思维和灵魂,想让你知道我有多想你,每天早上我睁开眼,我告诉自己晚上就能见到你,每天晚上我闭眼之前,总想要把每一个白天你错过的我留给你。如果有一天我死了,那么直到我死的前一刻,我都想让你知道,你拥有所有的我。”

Emiya听到最后一句,差点把所有的信,那厚厚的,比外头的雪片还要厚的一沓信从手里扔了出去。“你不会死的,”他嗓音沙哑,对库丘林说:“你会活得好好的。”

库丘林笑了笑,他打开了客厅的灯,把手里还带着热度的茶递到了Emiya面前,脸上难得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Emiya接了过去,看到库丘林满意地咧了咧嘴,他穿戴整齐,神色清明,显然不是一个刚从床上爬起来的人。

“你说错了,Emiya,我的命运里缠绕着你,如果你死了,我当然也就死了。”库丘林干巴巴地说。“是什么让你以为,杀死你自己就能拯救我?或者切嗣老爹?”

这番话太过于惊世骇俗,但是偏偏直切要害,Emiya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喃喃自语:“不是的,你我的命运不是一开始就交缠,如果一开始的我——那个成为时空旅行者之前的我死了,就不会与你发生纠葛,你就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泡妞也好,娶妻也好,总之不是现在这样。我不会看着切嗣死去,他的死就不会成为一个时空上的定点,也许他就能活下去……”

“你这混蛋!”库丘林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让Emiya深色的肌肤上烙上了一道白印。他猛地上前,把Emiya抵在了沙发上:“你凭什么这么自以为是,你凭什么这么自作主张,就算你想杀死你自己,也要先问问老子允不允许,问问切嗣老爹允不允许,你是我的丈夫,他的儿子,不经过他人的允许,想偷走他人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

Emiya想挣开他,但库丘林死死握住他的手不放:“你离开,老子就等你,不管你回不回来,老子都会永远等下去,只要老子拥有你一天,你就属于我,你休想从我生命里消失。你看到这间房子了吗?老子要让你知道,即使你不在,你的痕迹也永远不会从我的生命里抹除,就算是罗曼医生,也不可能消去我关于你的记忆,毕竟没有人能被消除所有记忆,他迟早会全部记起,如果你够狠心,就把老子打成植物人,我可以一辈子活在梦里,相信你一直在我身旁。”

库丘林说完这段话,松开Emiya站了起来,他就这样把手举起过头,示意Emiya可以动手了。

Emiya咬紧了牙关,却没有动弹。他紧紧盯着库丘林那双赤色的眸子。愤怒也好,惊惧也罢,都已经消失无踪了,只有绝对的温柔与包容。

他突然跳了起来,一拳砸在库丘林的手臂上,让对方向后踉跄了几步,疼得直皱眉。

“罗曼医生告诉你了?我的请求。”Emiya说,他平铺直叙的语调,让人毫不怀疑他说的不是陈述句。

“只要他有点医德,就不会答应那种莫名其妙的请求。”库丘林哼哼唧唧地说。

“你让他建议我跟踪你一天的?”

库丘林眼珠转了转,没敢回答。Emiya这次给了他一脚,没想到蠢狗脸皮够厚,哀嚎一声扑过来挂在了Emiya腰上:“你这么瞒我还不允许我耍个小计谋啊,我说得都是真心话,别不理我呀,Emiya。”

他只顾着耍赖,没听见头顶有动静,紧张兮兮地抬头瞄了一眼Emiya,就见对方脸上带了点淡淡的红晕,低声说了一句:“我爱你。”




09

“喂,图书管理员!你好呀,能帮个忙吗?我要找这……”

Emiya揉了揉耳朵,这声音虽然聒噪,但是倒不讨厌,显然还是个半大的男孩子。他回过身去,礼貌地回答:“您好,乐意为您效劳。”

在他看到对方脸的那一刻,对方显然也看清了他的脸,那说了半截的话戛然而止,接着是一声混杂着惊喜与激动的低呼。

那个俊朗的青年把手里的书单随手一扔,径直冲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带着笑意的声音在Emiya耳边响起,叫出了他的名字。那热气喷薄在他耳畔:“终于等到你了,Emiya。”


很多年以后,Emiya翻开库丘林的日记本,在褪色的墨迹中找到了这一天。

“这太奇妙了,我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这将是我见过的最年轻的他。”库丘林写道:“当我还小时,我不认识他,他却认识我,现在倒过来了,他完全不认识我!不过这没关系,就像我认识他那样,他也将如此认识我,就像他永远拥有我一样,我也将永远拥有他!”







结束啦!下面的废话可以不看!

没有构架就直接动笔,篇幅也出现问题,中间跳跃太大,情节也有漏洞。本来是非常喜欢的AU,结果笔力不足最后写得磕磕巴巴。

非常感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稍微解释一下写这篇的初衷,虽然看起来好像全是阿茶在搞事,但是理解中他就是这样有自我牺牲精神的“正义的伙伴”,为了别人好就瞒着别人做决定,所以一旦套上这样的身份就忍不住自我纠结。对他真是又可爱又心疼。

而这篇汪酱好像略酱油,总之扮演了绝世好男人角色,大概相当ooc。准备开始屯金牌编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玩意),专门作为一个狗吹的自我放飞,类似快穿的设定,副cp众多……

求唠嗑的小伙伴,虽然是个月更的(泥垢),但是绝对有坑品保证!

















评论(1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