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月更随缘。不混圈也没能力出本,欢迎尬聊。

【枪弓】烟

女装paro+站街梗

@临野 小伙伴点的皮裙网袜细高跟,互换腿肉。

如此短小万分惭愧。

七夕快乐!





“你在找什么?”一个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库丘林身后响起。

他几乎是立刻回过头去:Archer正站在墙角。他冲库丘林勾起了一个笑,极浅的弧度,在阴影里看得不清不楚。

库丘林看着他迈开步子,朝自己走了过来,黑色细高跟敲打在湿漉漉的地砖上,发出闷响。那步子不大不小,不轻不重,却恰到好处地姿态自然又慵懒,他的动作里不见丝毫扭捏作态,反倒释放出一种别样的美感。

库丘林的目光不受控制地抚过那双在紧实的渔网袜中修长有力的腿,从纤细的脚踝一直延伸到线条姣好的大腿,直到那视线被裹身皮裙阻断了。他脑海中一片雾蒙蒙的,若有若无地听到Archer的一声轻笑。

“有烟吗?”Archer说。他走到库丘林面前站定,抽走了库丘林口里叼的半截烟。

他太高了,穿上高跟鞋几乎比库丘林高了半个头。仰首把那半截烟叼在嘴里的时候,露出了漂亮的颈线和精致的喉结。

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咬上那块皮肤。

Archer只吸了一口,眉头微蹙。他随手把烟扔在地上,斜眼看库丘林:“这么杂的货色,你可真够穷酸的。”

库丘林眯起了眼睛看他。Archer毫不在意地缓缓碾灭了那根烟,挑衅地回视他:“还是说,你舍不得给我?”他说到最后,声音轻了下去,尾音带着点调笑的意味。

库丘林嗤笑了一声,他口干得厉害,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现在开口,恐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不情不愿地从西服内袋里掏出一盒烟,扔给Archer。

Archer似笑非笑地看他,伸手在他面前勾了勾,库丘林强作镇定地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看着他熟练地拣了一根叼在嘴里,偏头凑到他面前。

这距离太近了,近到库丘林能数清他密密的长睫有几根,近到他一低头就能看到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然而那双眼睛凝视着他时,有种他不敢看也不想看的情绪。他只扫了一眼就移开视线,印象中存留那一片银色中Archer漆黑的瞳孔。

库丘林颤巍巍地点着了那根烟,就像被打火机的热度灼伤了一般猛地缩回了手,他这样子丢人透顶,Archer哼了一声略微直起身来,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库丘林暗自松了口气,他手心里起了一层薄汗,黏黏糊糊的,他把打火机收起来,抬头看见Archer已经站在了他的几步之外,半倚着墙抽烟。

他抽烟的样子很安静,极缓慢因而极安静,绵长而又平淡的吐息,就像滴在胶片上的墨点,转瞬间氤氲出淡色的剪影,朦胧又梦幻。此刻倒模糊了他身上的棱角,显露出些许令人心疼的脆弱来。

“你站那么远干嘛?”库丘林听见自己说,他被自己干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本不想与Archer多说话,以免将自己的真心完全暴露在这人面前,被摔得粉身碎骨,但这场景纠地他心疼得要命,即便不捧出来,一颗心也要碎了。

“不是你避我如洪水猛兽吗?我何必自讨没趣。”Archer说,他眯着眼,冲库丘林吐了一个烟圈,一层层像朵花。

“对你?我为何要如此?”库丘林说。他一向知晓自己不是以自制力见长的人,只要这人再多一句话,一个动作,他所有的伪装都将分崩离析。

“这理由还不简单。”Archer回答:“你如果敢靠过来,我就告诉你答案。”

这句话就像一个信号,一条导火索,暴雨来临前的一道闪电,库丘林几乎听到了理智的弦崩断的声音。他健步如飞,在Archer作出反应之前,扣住了那上衣下露出的半截腰肢。

Archer把手里的烟掐灭了,双臂配合地环住了库丘林的肩颈。他靠过去吻住库丘林,把嘴里的烟渡了过去。

很淡很细,绵软的口感,几乎没有尼古丁味,反倒有股薄荷的香气。

“女士香烟的口感,怎样,还不错吧?”Archer说,他半靠在库丘林身上,与他四肢交叠。

‘有你的味道,当然很好。’库丘林想,但他没有说出来,只凑过去再次吻住了Archer。

“我还没有回答你的问题。”Archer含糊地说。库丘林没有搭理他,把他搂得更紧了。

‘答案还用你说吗?’他想:‘我们是敌人,但我如此爱你。’




此处罗列大纲【并不】,本有的剧情和自我一起放飞了。



大概就是驱车路过这片肮脏混乱的街头极为偶然地自挡风玻璃向外瞥时,一闪而过的身影。

第一次只有一个线条流畅的剪影,可在撞入视网膜的瞬间就牵拉住大脑神经,绽放出无边的吸引力。库丘林还未来得及完整地捕捉那剪影的轮廓,就被车速拖拽着呼啸而过,车身在车道上甩出一个凌厉的弧度,本人差点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好险摸了摸安全带。

第二次姑且算作蓄谋已久。与其说是好奇心,更应该说是来自未知的诱惑。库丘林花费无数个夜晚驱车在那街道附近徘徊,又无数次败兴而归。直到某一个没什么特殊意味的夜晚,他的目光扫过街角那间嘈杂的小酒馆,在若隐若现的灯光中一眼认出了那个男人,或者说一开始他没能明确是男人的家伙……

明明是绝对不会被认错性别的存在,偏偏以那般身材扮作了女装,在这样甚至不能算是红灯区的“三不管”地带干站街的行当,一看就是相当可疑的人物。库丘林二十五年的人生里为数不多几次觉得自己大概患了痴呆亦或癫痫的时候,此刻必定名列前茅,竟然被这样的家伙迷的神魂颠倒,甚至差点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本次缉毒小组组长恐怕要身败名裂了。

而对于特工Emiya来说,没有什么比来自赤色恶魔的古怪任务更令人头疼脑热了。假扮站街男孩就够糟的了,现在居然还被恶趣味的附加了女装属性。虽说目的是利用这个身份暗中打探,摸出毒贩据点,但要做到这一步即便是他也很为难啊。不过如果知晓未来还将和一条蠢狗纠缠不休的话,大概就算惨遭凛的剥削也一定会拒绝这样的差事的!

如果说这个故事还能有什么更乌龙和狗血的地方,那就是作为欢喜冤家,误解对方的身份才是第一要义,纠结折腾的两人大概很久才能发现,对方和自己其实是一伙的吧。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