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
月更随缘,欢迎尬聊。

【枪弓】碎片爱情(上)

时间旅行者的丈夫paro

ooc严重




01

厨房水槽里干干净净,没有一个等待清洗的碗,洗衣机正嗡嗡作响,衣物碰撞间又发出沉闷的隆隆声,卧房里的床铺收拾得整整齐齐,枕头上连个褶皱都没有。

Emiya静静地站在客厅中央,望着餐桌上的半罐啤酒发愣。

午后的阳光太刺眼了,他想。

 

身后房门开合,一个人的脚步声把他从片刻地模糊感中拉了出来,他猛地回过头去。

库丘林站在房门口,手里拎着超市印着“周末半价”的购物袋。他的耳环似乎在阳光中闪了闪。

真的太刺眼了。Emiya想。

 

“你回来了。”库丘林说:“这挺好的,今天的晚饭就交给你了,老子已经快吃腻了自己做的东西了。”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像是忽然活过来一样,随手把购物袋扔到餐桌上,大步走到Emiya面前,紧紧抱住了他。

“两个星期,好吧,十三天十个小时四十分钟,这次是哪个我?”

Emiya慢慢地把手环到他的腰上,放任自己被熟悉的味道包围,他闭上眼睛,露出了这么多天来的第一个微笑:“不,这次没有你。”

“嘛,真是无情呢,离开老子那么久,竟然不是去见我吗?好歹要好好补偿一下吧。”库丘林半真半假地抱怨,声音里却带着笑意。

 

Emiya拉开了一点距离,看着那双红玉般的眼睛。

果然,一旦靠近,就要被灼伤了。他和对方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再一次想。

 

 

02

Emiya推了推那具把他压在身下的躯体,掌下结实的肌肉上还残留着一层粘腻的汗水。库丘林甚至没有过多的反抗,就顺从他的希冀翻身躺回一旁的枕头上,然后抬起手臂搂住Emiya的腰,把他拉回到自己的怀里来。他的手极为缓慢的爬过怀里躯体的每一寸皮肤,却不带有任何逾界的念想,反倒像在检视一件稀世珍品,小心而又怜惜。

Emiya默许了这种举动,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脸颊上因此泛起的淡淡红晕,换来了对方的一声轻笑。库丘林低下头,用犬齿啃咬着他滚烫的耳朵尖。

 

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到最后一个早晨又会泡汤。

 

“饿了的话就起来,我去做早餐。”Emiya挣扎起来,却躲不开对方的禁锢,被扳过脸来狠狠地吻住了,纤长的银白色睫毛被袭击搞得措手不及,颤巍巍地扫过库丘林的眼角,最后那双钢灰色的眸子乖巧地合上了,只留下阳光下睫毛投射的阴影。

一吻结束后库丘林松开他,嗓音里已经浸上了难耐的沙哑。他的手滑过Emiya的脸颊后收了回去,眼神却还黏在他身上。

“早餐就拜托啦,Emiya。”

“真是的……”Emiya拉开被子站起来,换上家居服走出卧室,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双紧紧追随他的眸子里盛满的不舍。

 

 

03

站在原地等待熟悉的僵直感从四肢上消退,Emiya从刚刚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眼前似乎还残留着那些盘子和衣服失去了支柱后落到地上去的样子。

他又离开了。

 

他从来都痛恨这样的能力,当然,不受控制的、折磨人的、令人感到羞耻的时间旅行也不叫能力,大概算是一种病或者诅咒一类的吧。

每一次他在各种场合突兀的消失,然后又在另一个未知的时空随机的出现,伴随着包括身上的衣服在内永恒不变的一无所有。

就好比现在。

 

他环顾四周,入目的是初秋的夕阳,远方漂亮的红顶白房子和宽敞的草坪,以及高低错杂的灌木丛—他正置身草坪边缘的小树林里。

这样的景色让他整颗心激荡起来,他经历过无数次的时间旅行,唯有这个地方让他既恐惧又安心。

再往那边就是库丘林的家。

 

草丛里装衣服的盒子不在。

即便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是个绝对不会食言的人。如果做出约定后对方没有给他留下衣服,最有可能的就是时间出了问题。

现在到底是哪一年?

是库丘林还没有出生,还是......

难以言说地焦虑与惶恐在Emiya 的心中升腾起来,直到他被一个声音击中了。

 

那是一声不成调的口哨,更准确的说是一种带着气声的哼哼,紧接着从他眼前的树丛里钻出了一个蓝色头发的男孩子。

 

小小的,还不到他的腰那么高的男孩子,有着软软的,像团子一样的脸蛋,那双眼睛还是未拉长时圆圆的样子,里面全是调皮又活波的光,小虎牙在阳光下白的晃眼。

 

还是......这是库丘林记忆中他们的第一次会面。

 

那种惊慌交错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了,Emiya近乎惊异地看着眼前的男孩子。

 

六岁的库丘林还没有长长的马尾辫,小皮靴在树林里跑得脏兮兮的,他身上穿的学院制服外披了条巨大的毯子当作斗篷,Emiya 猜测正因为这笨重的装备害他摔了好几跤,头发里还稀稀拉拉地夹着几片树叶。

男孩举着手里的“魔枪”挥了挥,又吹了一声口哨。

“哟,身材不错嘛。”

 

嘴里说着与年龄不符的话,却半点也做不到长大后那副轻浮样,稚嫩的声音里全是不谙世事的天真。

作为一个小孩子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到底是被哪个该死的家伙带坏了呢,Emiya在心底叹了口气,又因为被年幼的恋人看到这样的样子而窘迫不安。

他下意识地蹲下身把自己蜷起来:“真是抱歉了,但是瑟坦达,能把你的毯子先借给我吗,作为交换,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怎么样。”

 

对这样奇怪的第一次见面都能够坦然接受的人大概也只有库丘林吧。

是不是应该告诫他不要相信莫名其妙看起来就不对劲而且还能叫出他的乳名的陌生人呢?

Emiya的脑中闪过了这个问题。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