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月更随缘。不混圈也没能力出本,欢迎尬聊。

【枪弓】金牌编辑(1)

警告:

纯娱乐文 

慎入!!!

画风诡异 重度ooc

内含金枪 言切背景




 

01

库丘林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

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问题。

但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更完整地记录下来:在库丘林躺在床上的五分钟内,这已经是他第十三次翻身,并第二十八次把脸埋在枕头里了。

这就显得有哪里不对劲了。

 

天花板上又落下几片墙皮来,有一块正好落到他的后脑勺上。

形容起来就像火星落到稻草里,一触即发,而库丘林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跃而起。他骂骂咧咧地冲出房间,狂奔上楼,恶狠狠地砸着楼上邻居的门。

“该死的金皮卡!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吗?”

 

门开了,不过是隔壁的那一扇。穿着睡衣的言峰绮礼看了看手上的表:“切嗣被你吵醒了。安静点。”

库丘林的声音突然哽在了喉咙里。言峰绮礼施施然关上门,眼神里似乎有一丝怜悯。

不,恶德神父是不会有“怜悯”这种感情的。可怜的切嗣先生。

 

然后他面前的这扇门终于慢吞吞地打开了,吉尔伽美什披着松垮垮的浴衣,脖子上还有几道红痕。库丘林发誓他从那张脸上读出了诸如得意洋洋沾沾自喜一类的诸多情绪。

倒不是说平时没有这些情绪,只是现在看起来更为令人发指而已。

“杂种,你太吵了!本王不想和你浪费时间,快滚回你的狗窝去!”

“你和我一样住在这种户型的狗窝里。”库丘林冷静地说。

吉尔伽美什的脸僵硬了一瞬间。

“你以为本王愿意吗?如果不是迪卢想要一点个人空间,本王怎么会屈尊住到这样天花板都能嘎吱作响的破烂地方!”

这句话中的槽点太多,甚至都不知道应该从哪个角度来吐槽,才能完美地表达库丘林此刻想要把拳头砸到对方脸上的复杂心情。

至少有一点值得肯定。可怜的迪卢木多。

 

对话涉及的第三者当然要在气氛紧张的关键时刻适时登场。

黑发青年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可疑红晕(如果联系上下文,我们当然可以理解,在能产生那样声音的激烈运动下,这种程度的红晕毫不可疑),他诚恳地向库丘林道了歉:“我为这一切向您道歉,前辈,吉尔他有点过火了。”

鉴于对对方人格的肯定,库丘林相信他指的是吉尔伽美什对他的态度,而绝对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金发青年冷冷地“哼”了一声,搂住他的恋人的腰,把门甩到了库丘林的鼻子上。

迪卢木多大概还想说点什么,但毫无疑问库丘林只听到门后又响起了奇奇怪怪的什么声音。

 

好极了,失眠万岁!

 

 

以上,我们完成了一个基本故事的写作。从设置悬念开始、制造矛盾、激化矛盾、升级冲突、急转而下、剧情顶点、最后以一个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结局圆满落幕。热烈感谢其中参演的主角、反派、配角和友情客串。

 

02

失眠的第五天,库丘林终于迎来了另一个不幸的消息:交完这个月的房租,他快没钱了。

下个月,他就可以远离每晚的固定节目,与天花板和墙皮彻底告别,在旷野里迎接皓月繁星了。

值得期待的浪漫情怀,也许还能给予他一点灵感迸发的契机。

 

库丘林是一个三流作家,唯二的读者之一就是此刻(被迫)害他失眠的迪卢木多。

 

而另一个读者就是出版社的主编兼他的老师斯卡哈。

 

“写点你擅长的,也写点人们喜欢读的,别在这里装模作样唧唧歪歪,下次再给老娘寄这种东西,别怪我打断你的腿!”斯卡哈坐在办公桌后面,面无表情地说。

库丘林打了个寒颤。

“我有什么办法,难道只能靠写点低俗小说过活吗?”他梗着脖子说。

“哦,低俗小说?说得也没错,你写得那些东西确实有够低俗的,让人连想看的欲望都没有。如果我把那些东西出版出去,就像把钱倒到河里一样。你竟然还以为你有资格和老娘叫板。”

“他们不懂得欣赏艺术和哲学!”库丘林愤愤不平:“除了励志故事和成功学,没什么书卖得好!”

“别在这像条乱吠的狗。”斯卡哈不为所动:“事实告诉我你的说法毫无道理。我们的排行榜榜首永远是《圣经》。

库丘林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居然用历史总销售量来敷衍......”

“总之,现在担心一下你的财政危机吧,徒弟。”斯卡哈下了决断,她的眼神里带着怜悯。

不,老女人是不会“怜悯”我的,库丘林麻木地自我安慰。

 

他拖拖沓沓回到那栋危楼一样的公寓时,在入口处遇到了吉尔伽美什,对方显然看到了他手里拿着的一打书稿,毫不掩饰地大肆嘲笑了他一通。

库丘林难得没什么心情和他争吵,这百年难得一见的情形显然也让对方有点诧异。

 

不过一切不对劲的开始将会以更为不对劲的结局结束。

 

“杂种,本王不会允许你比我先离开这个狗窝的。”吉尔伽美什说。

没头没尾,不知所云。

库丘林发誓他此刻还没意识到事情难以预料的地方在何处,因为对方转头就走,显然也没有打算多给他一句解释。

 

哦,除非他已经准备好花钱让斯卡哈出版他的书了,不然这件事没得商量!库丘林恶意满满地想,感谢你迪卢!让金皮卡永远留在狗窝的勇士!

当然这没什么好高兴的,他已经连狗窝都快没得住了。

反正他也不想在这多呆一秒。

下个月就投奔公园长椅吧,记住先预定一个位子。库丘林在备忘录上写道。

 

托盘上还有两个苹果。

不对,一个是苹果,另一个红色的,和苹果一般高的,是个人型的生物。

“放开我。”那个生物说,同时用一根小木棍敲了敲库丘林的拇指。

库丘林小心翼翼地放轻力道,抬手把对方举到眼前。

银白色头发的小人儿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开口:“精灵Emiya,回应召唤前来报道。”

他又仔细地看了看库丘林的脸,然后在库丘林震惊的表情里,脸上明明白白地闪过了一丝嫌弃。

“看起来有点蠢。”Emiya说。

 

 

 

 

 

 

 


评论(2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