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
月更随缘,欢迎尬聊。

【狂王弓】醉(后续)

罗生门结束存档。

前文和设定点头像。私设太多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看了新剧情又多了脑洞怎么回事,最后还是啰啰嗦嗦又写了个后续。

说好不写了的,惭愧(捂脸。







00

海拔六千米的高空没有四季,只有永恒的冬日,那置身其间的迦勒底,就好比云上城,高处不胜寒。







01

罗生门事件之后,立香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不少好酒,摆了宴席为大家庆功。


这个常年冷清的迦勒底似乎都因此而热闹起来,一众从者少见地敞开怀来,推杯换盏,喝得热火朝天。有了这样的好氛围,就连被医生施以未成年禁酒令的年轻御主,都偷偷摸摸喝了几杯,嘴里还瞎嚷嚷着喝酒御寒,在温度调节地格外舒适的迦勒底里,反搞得人哭笑不得。



Emiya帮着玛修连拖带拽,把喝醉酒的御主哄回了房间。再等回到餐厅里,人已经少了一多半,余下的也多是三三两两聚在一处,小口浅酌着低声交谈。


立香虽然不是个沉稳靠谱的御主,时不时有些天马行空的想法,但她却是迦勒底的凝聚点,拥有所有从者的认可与尊重。只要她在场,众人都会卖她面子,配合这些无伤大雅的活动,这一点连狂王都不例外,可一旦她离场,迦勒底的从者就更情愿凭自身喜好行事了。

Emiya眼神扫过一圈,不自觉地捕捉那个红与黑的身影:果不其然阿尔斯特的王已经从餐厅里消失了。


他一边懊恼自己这样自然到不正常的行为,想要谴责自己对对方投注的关注过多,一边又没法否认他的的确确渴望与狂王交谈,尤其是自他们短暂的初次对话后,连续的战斗让所有人都憋了口气,再没有对话的机会。



餐厅入口的不远处站着迦尔纳,他在看到Emiya的同时就走了过来,怀里还抱着已经晕晕乎乎睡过去的小阿周那。Emiya略带疑惑地注视着他,并非他多心,可迦尔纳那一贯平稳的动作似乎都带了点迫不及待,就好像他留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就是等待Emiya回来。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说了。

迦尔纳低头看了一眼弟弟的睡颜,直接了当地开口:“我想你会想知道,所以留下来告诉你,库丘林alter往那边离开了。”


Emiya下意识地想反驳,但反驳什么呢?说他并不如迦尔纳所说,好奇狂王的去向?或者说即便他承认自己有所好奇,但他与狂王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好到需要追过去的地步?

这问题忽然点醒了他。


他惊诧地望向迦尔纳,犹豫他是否要问出口:迦尔纳到底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什么?

太阳神苏利耶之子拥有看透人心的双眼,正因为洞悉一切欲望和情绪,所以不会对悲剧动容,也不会为仇恨驱使,所以能够坦然接受自己那残破的一生和暗淡的凋零,所以能在重逢后心无旁骛地接受和爱护杀死他的弟弟。

迦尔纳在北美被狂王从背后暗算,破坏了他千年以来的宿命对决。可即便如此,他也能在所属阵营相同时,与狂王并肩作战。这样包容一切不正常的事物并将其视作正常的眼睛里,到底看到了什么?


然而没等Emiya问出口,这位印度大英雄就兀自离开了餐厅,留给身后的人一句话:“在酒雾中,你想到了什么?”







02

Emiya找到狂王的时候,对方正坐在迦勒底观星台冰凉的石阶上。


这里的天空是投影出来的,蓝黑色的幕布拉得长长地看不到尽头,面上撒上琐碎星光,静谧而永恒的停滞在这空间里。


即使这天空并不真实,这里也是迦勒底最接近天空的地方,有着凛冽的空气和刺骨的低温。似乎当初建造这建筑物时,设计师们曾想竭尽全力还原真实的雪山夜色。


狂王把自己化作一座雕像,寒意与痛感都不能成为困扰他的麻烦,在绝对的寂静中,他反倒显得舒适而自如。


Emiya没有和他打招呼,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某种意义上库丘林alter和迦尔纳是一种人,他们都对自己太残忍,不去感受情感,也不去感受欲望,与这样的人相处,就好像失去了作为人的追求。

可是Emiya忘了,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中的一员,对自己太过残忍,倒不是不愿意感受情感,而是被庞大的使命压在他人的命运之下,已遗忘了感受情感的方式了。


他最终坐到狂王身边,与他一起安静地凝视着那片虚幻的美丽星空。

他把自己也变作了一座雕像。







03

立香喝多了酒,抱着Emiya的腰不放手,哭天喊地要妈妈陪陪她,把玛修急得左右为难。最后半路上无可奈何,Emiya只能拜托玛修去厨房取他事先备好的醒酒汤。说来说去,他可没料到第一个倒下的,就是他们的年轻御主。


Emiya哄了半天,把御主背到背上,橙发恶魔还不老实,笑嘻嘻凑到Emiya耳边嘀嘀咕咕:“妈妈妈妈,有个秘密要告诉你,我本以为那酒气是让人神志不清的,没想到,没想到……”


她卖了个关子,装模作样地环视一圈,又压低声音对Emiya说:“其实,那是能反映人内心愿望的圣杯之酒啊,金时先生的愿望是变强,他就有用不完地力气啦……”


她带着酒气的呼吸喷在Emiya耳边,说了半截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完全没预料到这句话对Emiya而言,不亚于惊雷过耳,连心跳都漏跳了几拍。

这酒鬼……

他叹了口气。







04

“那时候,你想到了什么?”这句话在Emiya口里嚼了几遍,还是慢吞吞溜了出来,他的脑海里乱七八糟闪过了一些画面,最后停留在狂王兜帽上粘着的几瓣樱花。


即便他一直不肯承认,那个时候,他的愿望那么简单,就只是和面前这个人说话、战斗,让那双古蔷薇色的眼睛,为他而停留罢了。


狂王的喉间发出了一声轻笑,他们坐得太近,以至于他的尾巴轻而易举地以一种占有的姿态环上了Emiya的腰。


Emiya被这举动吓了一跳,更多的是躁动不安的情绪蔓延上他的大脑。


那双眼睛再次与他对视,狂王低声回答:“即便是扭曲的圣杯……”他咧开嘴得意洋洋地宣布:“我也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



评论(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