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每当吃肉,非4即5。
一时报社,悔不当初。

文笔渣,随便写,除了爱一无所有。
月更随缘,欢迎尬聊。

【枪弓】于我如梦初醒

普通人设定下的老夫老妻日常





晚上八点的时候库丘林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来,把吉尔伽美什要的文件用黄金材质款式夸张的奇怪文件袋装好,并按照对方要求在刻薄上司的桌子上摆放成一个“与美学融合地浑然天成”的角度,末尾附上两句日常咒骂作为加班结束的标志。


看起不情不愿但实则相当尽职尽责地检查了所有的锁和开关,垃圾打包放到门外。临出门的时候接到Emiya打来的电话,大意是叮嘱他尽快回家,顺便记得把便当盒带上。


库丘林歪头把手机夹在耳边,刚迈出门框的脚缩回来。他一只手提着公文包,一只手去杂乱无章的桌子上寻找那个装了便当盒的深色包裹,“噼里啪啦”的声音轻而易举戳穿了那句“太操心了,当然没有忘记。”的谎言,被对方不依不饶地指出了。接下来是一连串没营养的吵嘴,Emiya宣告性地要求他在路过便利店时去买调味汁和紫菜。


“你不会要做饭团吧,也太寒酸了。”大概这么抱怨了,被回答:“不给点教训还会继续忘记便当盒。”试图撒娇未果,灰溜溜地一一答应,在电车站旁的便利店报复性地买了双份的调味汁和紫菜。


结账时的收银员是在校外打临工的年轻学生藤丸立香,穿着白色的制服还系了相当可爱风的围裙,意外地觉得款式很适合Emiya而询问了购买位置,挑选很久折返的时候被夸奖:“两位的感情真好呢。”自豪地道谢了,完全忘记了便当一类的小事。


走过冬木大桥时偶遇散步中的言峰绮礼,身旁是死气沉沉的卫宫切嗣。隐约感到切嗣身后升腾的黑气,咽下了“老爹”一类的字眼。被询问关于手里的购物袋,终于回想起试图用双份材料迫使Emiya一起吃饭团这样乱七八糟的恶作剧,尴尬地打了哈哈后被言峰绮礼嘲弄了,唯一松了口气的部分是卫宫切嗣身后的黑气肉眼可见地变淡了些许。


他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了,饿得前胸贴后背地推开厨房门,白发的恋人已经在清洗碗碟,桌上留了温热的饭菜。


“去洗澡,换身衣服!”厨师大人命令道,眼神和语气都相当地不容置疑,Emiya没系围裙,左手的盘子上带了点水迹,右手还握着洗碗布。因而不便于顺利地腾出一只手推开那颗凑到他面前求安慰的脑袋,就在嘴上说着嫌弃的话:“你是在泥潭里打过滚了吗?”一类的,躲避库丘林放肆的狗爪。


库丘林不依不饶地缠过去,哼哼唧唧地扮演大型挂件,叠在一块儿跟着Emiya在厨房里转来转去,直到被不耐烦地揪住发尾。最终跌跌撞撞穿过客厅,被连人带衣服扔进浴缸时脑子里还在进行某些不可描述的幻想。


“和我一起洗吧,Emiya。”相当恳切地这么说了。库丘林坐在浴缸里,睫毛上凝着热腾腾浴室的雾气,看起来格外乖巧,他抽了抽鼻子,打了个喷嚏,熟练地露出狗狗眼。


“不。”Emiya说,冷漠至极。他把毛巾递给库丘林:“快点洗,然后吃饭。”出门前他迟疑了一秒,似乎被过于哀怨的眼神触动了。


“如果你不想自己洗……”他转身迎接库丘林期待的目光,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篮子:“那么……需要小黄鸭吗?”





字面意义上的失望或期望都很短暂,库丘林耷拉着脑袋坐到餐桌前时暂时把不符合逻辑的女仆装Emiya驱逐出脑,至于“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先吃我一类的”宏愿也就此放置一边吧,没必要承载无法实现的美丽负担啊。


湿漉漉的头发被帮忙擦干了,汤是刚盛出来的,喝下去的瞬间就像陷入严丝合缝的暖意容基,比太阳下的棉花还要温软的味道,睡意上涌的时候看到昏黄灯光下的侧影。


在Emiya打扫时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拣杂志,眼皮已经快耷拉下去了。不知数到第几百个Emiya时被人拉住了,顺从地握着对方手掌,大概就此走过一切争吵分歧和不愉快,结局迷迷糊糊躺倒在永恒时光的不知名记忆里。


意识沉沦的前一刻抱住那人的腰:“我梦见你了,Emiya。”


“你还没有睡呢。”库丘林听到他的爱人说。Emiya关了灯,只有床头柜上那个荧光闹钟还在泛着微光。


“明天能不吃饭团吗?”库丘林无意识地嘀咕:“我真的很抱歉……”


“……随你吧。”




谁知道呢,反正于此世无你之时,我已沉睡千年。








评论(10)

热度(40)